笔趣阁格格党 > > 因果债 > 正文 第10章 因
    猛地被扒拉下来,戚玉正不舒服的挪动自己的脖子,曾老这话一出,瞬间老实不动了,所以说八卦可解万难。

    戚玉好奇道:“什么秘密?”

    曾老那眉毛一挑,露出一副得意的样子。

    “嘿嘿,你不知道了吧,这呀,可是你爹告诉我的。”

    “那你倒是说呀。”

    “诶我就不告诉你,你求我呀。”曾老摇头晃脑,此时在戚玉眼里像个无赖似的。

    戚玉斜了一眼,“求你?等我回去问我爹不也一样能知道。”

    曾老又开始嘿嘿直笑,“嘿!你爹要是会告诉你早就说了,哪儿会等到现在呀,你还不如求求我。”

    戚玉:“......那我还是不知道了。”

    曾老倒是无所谓,“那就算喽,只能等你爹到时候告诉你喽。”

    曾老也没说错,只是戚玉还是幽幽道,“真不知道在你们眼里什么才是时侯。”

    曾老意味深长的一笑,“也许等到一个合适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挣脱曾老的束缚,戚玉起身走开。

    “诶你真不想知道?其实如果你求求我,我还是可以告诉你一点的。”曾老喊道。

    戚玉向门口的奴仆要了一碗醒酒汤,转身走回桌边。

    “我刚才去东面了。”

    曾老十分稀奇,“你竟然跑那儿去了!?诶那你有没有看到那个禁地呀。”

    “没有,我也是无意间走错道了,路上碰到了个奴仆这才回来。”

    曾老点点头。

    “不过我从一个小奴仆嘴里得知,今晚禁地处有很多她们的主在那儿,估计红姨当时离开去的就是那儿。”

    曾老正了正神色,眼神里哪儿还有刚才醉酒的状态。

    “对了,当时那小奴仆还说了个黑。”

    “黑什么?”

    “不知道,被另一个奴仆打断了,估计是禁地里的东西,不能外透。”

    曾老拧眉沉思,“原来如此,看来她们的禁地确实是出事了。”

    曾老目光闪动,戚玉能想到的他自然也能想到,后面红娘回来,单易神情舒缓,自然也就说明事情解决。

    “说起来,我刚才回来的这一路上,人好像多了很多,离这越近人越多,那两边的小道上更是五步遇一人,十步见两人,就好像是......”

    “在监视我们。”

    “没错!”戚玉眉毛微抬,“原来曾爷爷也有这种感觉。”

    曾老简直懒得搭理。

    “这么明显了哪能看不出来,除了那些神经大条的,还在那儿沾沾自喜着呢。”

    戚玉忍不住失笑,这还哪儿能听不出来呀,说的不就是那些来客嘛,一副好像自己占了大便宜的样儿,蠢死了。

    “曾爷爷,你这会儿...怎么不醉了?”

    曾老瞪大双眼,气呼呼地说道:“我要不装一下,那能给咱门口安插更多的人看守!还能像现在一样啥话都说?估计才说半句那疯子就能派人过来。”

    戚玉故作恍然:“是我狭隘了,还是曾爷爷聪明。”

    曾老淡定地点了点头,嘴角却不住上弯。

    “曾爷爷,既然其他说不了,那你给我说说这老宫主呗,你为什么叫她是......”

    曾老一脸正经,“那我便给你说说吧,正好让你多了解了解,免得以后触了她的霉头。”

    戚玉赶紧坐正,满脸认真地看着曾老。

    倒是把曾老看的表情有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