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玄幻魔法 > 玄学未婚夫说他是画画的 > 正文 第44章 拐卖7
    季枉生本来确实想慢慢收集证据再交给警方处理的,然而白念一出事,他几乎失去了理智,也没有了耐心与这些人周旋。

    村民们被季枉生神鬼般的力量和掌断生死的恐怖气势所震慑,一时心神大乱,肝胆俱裂,下跪求饶。不管拐人的还是被拐的,都痛哭流涕。

    这种偏僻村落还是很迷信的,相信因果报应,他们心中有鬼,以为坏事做多,上天看不过去,派了个杀神过来惩罚他们呢!

    后面的事情就容易多了。

    季枉生还是报了警。

    他不是特权阶级,没有一个电话招来千军万马的本事,但他身怀异禀,多的是特权阶级的人敬畏他、想结交他、求他办事。他之前是嫌麻烦,不想理会。

    但这些人竟然敢对白念动手,他怒不可遏,绝对不能原谅这样的事情。

    白念当时劫后余生,激动,后怕,委屈,扑在季枉生怀里把他衣服都哭湿了,根本没有多余的注意力去管别的。

    季枉生也不想让她再待在这里,确定自己来得及时,她没有受到实际侵害,并且警察已经陆续到达之后,就把她带离了现场。

    白念看到倒塌的房屋,开始以为自己的感觉没有错,确实发生了地震,但是后来发现只有那家房子倒塌,其他都还好好的,她又迷惑了。

    她问季枉生:“发生了什么事情?”

    季枉生牵着她,温声说:“别管了,我们回去。”

    白念还惦记着被拐的人,“他们怎么办啊,能救出来吗?”

    季枉生肯定地说:“能,交给警察处理就好。”

    白念看着一辆一辆还在陆续开进去的警车,感觉好像小镇派出所没有那么多警力,也没有这么好的装备,还想问什么。

    季枉生已经把她拉走了,“好了,你应该累了,快回去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

    白念只好先不管了,因为她身上确实很脏。

    她是摔进地窖的,不仅衣服脏了,脸也脏兮兮的。而且因为天热一惯穿的短牛仔裤,她胳膊肘、腿、膝盖都擦伤了,有些红肿渗血,混着污泥,很是狼狈,还有一股发霉的味道。还把干干净净的季枉生也蹭脏了,还好他不嫌弃。

    回去要走好久,季枉生还问要不要背她。

    白念怎么好意思,她又不是走不了路,季枉生也会累的,坚持自己走回去了。

    回到借住的阿婆家小院,已经快天黑了。

    白念一身狼狈,也没法做别的,第一时间去洗澡了。

    季枉生在楼下跟阿婆商量做些简单、凉爽、开胃的小吃当晚饭,说好了才上楼。等白念洗了澡出来,让她在房间里等自己一下,季枉生进去快速冲洗了下,换了身衣服出来。

    白念呆呆坐在竹椅上,吹着风扇,看到他才动了动。

    季枉生知道她还在惊吓中,忙走过来,“没事,我在这。”

    “嗯。”白念看见他确实安心多了。

    季枉生在她面前蹲下,看了看她手臂和腿上的擦伤,还好不严重,最多擦破皮渗点血罢了,不过她细皮嫩肉,就算是红肿渗血,看起来也挺凄惨的。

    他皱着眉拿了药水和棉签过来,动作轻柔,给她所有擦伤的地方擦了一遍,消毒消炎,一边问:“疼不疼?”

    “还好了。”白念轻轻皱着眉头,有点丝丝的疼,但还能忍受。

    季枉生低头继续仔细给她擦药水。

    才能转头看了他清冷的俊脸一会儿,不知怎么感觉到了他的自责心理,于是伸手把他皱起的眉头抚平,轻声说:“你不要皱眉了,幸亏你来得及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