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 不想听你说 > 正文 第5章 放弃
    一个月前被告知奶奶突然进急诊,何予燊把能推的行程全推了,回了老家,好在有惊无险,前些日子才出了院。医生让奶奶多走动走动,正好那天去看奶奶,母亲拦下护工要亲自做饭,让她先去陪奶奶出去走走散散步,就这样又遇上了覃净孜。

    但她实在好奇,为什么覃净孜跟她母亲还住在原来的地方,而他父亲却北区。洗完澡的她用毛巾擦拭着头发,坐到床沿,拿过手机,点开一个许久未联系的好友头像。

    -秦飞,问你个事。

    那边很快回复。

    -什么事?

    -覃净孜,你还记得吧?

    -这谁能忘啊。

    -她怎么了,要跟你再续前缘?

    -你别乱说。

    -我想问问覃净孜爸妈的事,你知道多少?

    -她爸妈?你不知道?

    _高考前就离了啊,据说是她爸有外遇了,

    -姜粼粼你还记得吧,当时跟覃净孜走的最近的那个,听她说那段时间她爸妈没少吵架,最后还是离了。

    -哦,我记起来了!

    -当时你不是才拍完戏么,专心复习备考来着,她可能是不想打扰你吧,才没跟你讲的。

    -后来就听说你们分手了,你不知道也正常。

    何予燊没法说清自己是怎么看完这段信息,面前不过是冰冷的文字,距描写事件发生也已过了八年,可这短到填不满一页聊天框的文字,如同一记刀子将她的心插得血肉模糊,甚至让她感到呼吸困难,如鲠在喉。

    回想那时的覃净孜整天抑郁寡欢,好几次像是有话同她说,最后都没说,她那时心思全然不在覃净孜身上,几次被扫了兴致,她也不想知道覃净孜到底想说的是什么。

    自从她拍完戏回来,无话不说的两个人都没说过多少话,几次的沉默过后,虽然没有任何争吵,但她以为,是彼此对待这份感情的懈怠,感情崩塌只差谁的开口一句话,所以她之后签约公司,履行合同单身条约,她心安理得的开了口,说了分手,自以为是两个人的解脱。

    那天覃净孜很乖,什么话都没有问,用着微乎其微的声音说:“好,我知道了。”

    慢慢地,她从回忆里剥离出来,她想到了这些天自己干的蠢事,羞愧不已。覃净孜那种厌恶的眼神,她还是难以接受,只是现在觉得,这是自己该受着的。

    或许,真应该像奶奶说的那样,别祸害她了。

    _

    次日,覃净孜面见她的第下个相亲对象。

    约定时间过去,还没看见人来,覃净孜倒是耐心等待没有催促对方。

    二十分钟后,对方姗姗来迟,服务员引过来刚坐下,就灌了口水,天气热,覃净孜理解,小声与服务员说,上一杯与自己面前一样的咖啡。

    喝了水,他说:“不好意思啊,路上堵住了,车上没有水,有点渴了。”

    “没事,你喝。”

    “你是刘阿姨介绍的吧,听她说你是老师?”

    “对,在临川中学任教。”

    “高中老师啊,我以为是幼师呢,挺好的,这个职业拿的出手,不过我不喜欢事业心那么强的女人,你以后生了孩子,就辞职吧,老师挺忙的,不能没时间照顾孩子。”

    对方理所当然的语气让覃净孜浑身不舒服,出于礼貌,她没说出任何不好的话,但她实在气不过,心生一计,附和着对方说话。

    “一定的,有了孩子肯定是要在家照顾孩子嘛。”

    果然,对方意料中的满意,“你能这么想那太好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