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玄幻魔法 > 将军的大力娇妻 > 正文 第3章 新婚洞房
    “呜呜呜呜小姐……”

    “嗨呀,没事,你实说,反正咱逃不掉的。我跑是能跑,但连累家人和你可不行。算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说就是,小姐我准备好了!”

    花沛心一横,扬起下巴,背手闭眼,准备听她说些什么堪比天雷轰顶的话。

    “对不起……小姐,那个,我没……没看清……”

    “……嗯?”

    花沛一愣,“没看清?那你出去干嘛了,吹风儿啊!”

    翡翠扑通跪在地上,连哭带求道:“翡翠无能,那将军的战马披着重甲,光是马蹄就足有我小腿高,太……太吓人了,站在旁边头顶发麻,再一联想那些传闻,我……我哪儿敢抬头瞧呢。”

    “……”

    “算了。反正晚上洞房,也就见着了。”花沛叹了口气,缩回她的芙蓉被里去了。

    另一边,裴沧崖一路策马狂奔,穿过三亩野花海,铁马似箭踏平冰河,水花泛成碎玉,在阳光下甚似携了彩虹入营。

    将军一身玄衣红袍,腰束牛皮蹀躞,将他整个宽肩窄腰彰显无疑,脚下铁靴一丝不苟地包裹着笔直健硕的小腿。军营外两侧兵士齐齐半跪,铁甲撞得声响亮,烈马嘶鸣抬高前踢,他翻身下马,径直冲进大营里去。

    裴沧崖卸下红缨头盔,抓起桌上茶水,对着壶嘴咕咚咕咚灌了个干净。摘了胸甲,才发现这面无表情的人,胸口喘得格外起伏。

    一匹纯黑的细犬摇着尾巴跟了进来,伸腰撒娇,裴沧崖应付地草草猛揉几下狗脸,扯嗓子朝营外大喊:“漱玉,漱玉!康漱玉!!!”

    “在!将军,您一等,我这就……哎呦!”

    跟着惠安公主的车队走了一路,又率先跟着裴沧崖跑回来的康久宁,才刚进军营大门没多久,正准备换身衣服,结果连靴子都没来得及踩,就听见裴沧崖跟叫魂儿似的喊他。忙趿拉靴子,一瘸一拐,边套着外衫袖子往大营跑。

    一掀帐,就看见裴沧崖在大帐里原地兜圈儿。不等自己行礼,人已经冲上来,被他钳子似的大手死死捏住肩头。

    裴沧崖身量是极高的,康久宁看他都要仰头。

    “将军,轻点儿,肩膀要碎啦……”

    “哦。”裴沧崖意识到失态,赶忙松手,再压低嗓音,神秘兮兮地闻道:“如何,看见了没有?”

    “没有。”

    “没有?!!”

    “那是您妻,我哪儿能比您先一窥真容呐,不敢不敢。”

    “屁!那我派你干什么去了!遛弯儿啊!”

    “这是规矩……”

    “所以我才让你偷偷看,偷,偷!”

    “诶您别急嘛!”

    裴沧崖吼起来活像头狮子,血盆大口随时吞了人似的,不过在他旁边做了好几年伴练,再到副将的康久宁倒也不害怕,只咯咯笑着,故弄玄虚道:

    “遛弯不至于,送亲一行遭了高原病,我出手稍微帮了那么一下,然后……也就与公主有了那么几句之交。”

    裴沧崖眉头一压,不耐烦道:“所以呢,如何?”

    “嗯……”康久宁想了想,道:“公主嘛,胆小,娇生?却是善良亲切。”

    “啊——”裴沧崖丧然坐回椅上,两腿叉开,手指撑着太阳穴,发愁道:“就知道定会是个娇生惯养的弱女子,这……怎么养啊?她吃什么,喝露水,食清风?”

    “喝露水……应该不至于。”康久宁小声嘟囔了一句。

    “奶奶的,我连个女的都没碰过,公主?狗皇帝真不够他折腾的,公主你自己好养不行吗,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