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玄幻魔法 > 临渊问道 > 正文 第15章 护法
    //

    轻居观前淌着的药渣成了条小溪,赭石般的颜色,远看像几条长得望不到头的蛇。

    屋子里一开始放了几盆兰花,过了几天又换了绿萝。大夫讲不出具体有什么作用,问不出来杨心问就不问了。她坐在椅子上,床边围了十几个大夫,雾淩峰下还围了十几个人,她没让除了大夫以外的任何人上来。

    她谁也不相信。

    叶珉的事闹大了。山门上下的长老这才慌了起来,徐苶遥和徐苶平被关在后山石洞禁闭,天座阁里圣女听闻此事后惊厥过去,已有两日未传达天座莲的神谕了。

    这件事大长老做主,将消息封在了临渊宗里,若是传到下界,那又不知会出什么动荡。

    杨心问不放人上来,有人要硬闯,她也就拔剑相向。

    这些修士原是不讲她放在眼里的,但眼下雾淩峰大弟子二弟子相继出事,这三弟子若伤在他们手上,李正德那样孩子心性的人能做出什么他们也不敢赌。

    他们不敢伤人,但杨心问却是要跟他们拼命的。夜间也不回屋休息,只拖了把椅子坐在轻居观门口,实在困了便在椅子上小憩片刻,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拔剑比睁眼还快。

    雾淩峰养出了条看门疯狗,见谁咬谁,凶得很。

    杨心问顶着疯狗的名头,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

    第一日,雨过天晴,日头格外得毒。几位长老一齐上山,好言相劝,她不动,大长老门下的弟子便先动了手。那弟子没把她放眼里,没用仙法,拿把桃木剑便要硬闯,杨心问发了狠,削了他散在脖子后的长发——这已是偏了,谁都瞧得出来,她那剑是朝着脖子去的。

    第二日,来攻门的人多了十几个。他们警惕了许多,只用仙法与她缠斗,意图将她开门口。杨心问拆了一条椅子腿,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注气入剑,将那椅子腿用灵力猛地推出去,朝着打头那个弟子眼睛去的,那人仓促间凝气抵挡,杨心问又横剑刺他肩膀,那人下意识挥剑砍来,杨心问躲也不躲,依旧刺下去——千钧一发之际让大梁长老的一记透魂钉挡了开来,挡的却是那人的剑,杨心问被划破了脸,那人被刺穿了肩膀。余下的人见状惊变,知她真的不要命,便再不敢动了。

    第三日,他们没在白日前来,挑了晚上。杨心问白天绷紧了神经,却没等到人,待晚上刚松了些,便有人吹了一口安眠香给她。这香刚吸进去便觉得晕的天旋地转,她立马往自己胳膊上划了一道,鲜血一涌,疼痛便激得那困意淡去,再提剑向人,却见那些人连打也不打了,扭头便跑了。

    她已在这守了三日,白天与那些想闯山的人缠斗,晚上便坐在门口警惕着见不得人的偷袭。她庆幸自己灵脉通的很是时候,不然以凡人之躯,这样三天不吃不喝早就已经死了。

    第四日,硬的不行便又要试试软的。大长老又上了雾淩峰,苦苦相劝道:“心问,你这又是何必。我们又怎可能害了叶珉,你当知道,他对我们来说是何等重要!”

    杨心问不动声色,抿了抿自己已经干得开裂的唇说道:“大夫说在叶珉体内验出了毒……有人要害他。”

    “徐氏姐弟确实行差踏错,但我们已将他们关了起来——”

    “他们哪里来的理由杀人。”杨心问嘶哑着嗓子说道,“他们说下药是受了蛙兄指示,但静坐一事你们谁又脱得了干系?”

    “……蛙兄是何人?”

    杨心问不理他,继续说道:“大师兄的体内验出了毒,心青叶不过是毒发的引子。这四五种毒是十数年长期服用慢慢积累出来的,此事埋线长远,他们那时甚至还没有出生。”

    大长老静默不语,似是不敢相信,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