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玄幻魔法 > 娇鹊入红墙 > 正文 第54章 见面告别
    本以为是切磋,可越发像是在沙场对战似的,在一旁看戏的人都不敢轻易上前。

    霍修远捂着胸口咳嗽一声,“比起本太子的妄自菲薄,祈王倒是显得狂妄自大了些,要论起手段来,说不定确实你比本太子要得心应手一些,不过本太子还是要好心提醒你一句,这世间每个人都有珍贵之物,若是伤及,恐怕珍惜之人不会简单就此了事。”

    响亮的啪啪几下鼓掌声响起,众人皆回头,在几人身后看到新皇信步而来,他来得凑巧,正巧碰到他们两人的精彩对决,也权当看了一出戏,甚至还想押注谁能获胜,岂料被郑王打断。

    “朕好久都没有这般开心了,”他说着畅快笑出了声来,那样子可一点也看不出难过忧思来,扫视面前几人后道:“两国于晋朝可都是好友,燕朝太子不用多说,往年便一直与你们有着商贸来往,北朝嘛,先皇可都将他最爱的公主嫁去和亲,这就便是亲家了,论说起来,祈王可还得称朕一声皇兄呢,你说可对?”

    原本还想着晋朝会由哪个皇子继承皇位,今日一见,众人也都心知肚明。

    前殿新皇在商议他国要事,后院陪葬妃子无声哭泣,宋云兮在乾清宫的灵堂处尽孝。

    夜半子时,巡视的侍卫交班,乾清宫夜里冷清至极,虽有宫女公公和侍卫,但却只能听到风声和火盆烧纸的响动。

    宫中的兄弟姊妹似乎把最后一夜的守灵都留给了宋云兮,她独身一人跪在黄色软塌上,头纱半撩起,她想让她父皇好好瞧瞧她的样子。

    “父皇,女儿不孝,现在才来看望您,对不起……想来您应道是见着母妃了吧,或许……女儿很快也能见到你们了……”

    在其身后似乎听到有脚步声,她怕来者是北朝的人,慌乱将帘子放下。

    “公主殿下,夜太深了,你回去歇息几刻钟,明日还要早起送灵。”韩骁站在她身后如是说着,只是那话听着太客套,像是故意说给院中侍卫们听的。

    宋云兮听到这般熟悉的声音更加慌乱,也不知是跪立时辰过久致使腿支撑不住还是慌张过度,想要起身时却不慎将火盆踢翻,她也倒在冰凉的地上。

    灰沫和火星散落在灵柩前,韩骁立即解下披风将蹦跳的火星盖住,随即过去扶起倒在地上的女子,在相扶之际发现她浑身颤抖。

    他压低声音道:“孟家的事……对不起,我一定会替你寻到幕后真凶的。”

    宋云兮一直被关在屋中哪里知晓外面发生的事,听这话语气,想必孟穗岁是碰上了难题,之前见了她一面,没有血色的脸,一直处在晕睡状况下,远远看去像是要香消玉殒。

    当时不敢多问李君屹,没有过多时间让她和孟穗岁能够说上几句贴心的话就被带进了宫中。

    她谨慎回身看着庭院里守卫的侍从宫女,哑着嗓子道:“韩将军,孟家的事有劳你了。”

    “你的嗓子怎么成这样了?”韩骁听她开口大吃一惊,皱着眉道:“先前我答应过你爹要照顾好你,不过眼下是不能了,你得自己好好保重身体,相信你爹也不希望看到你如此,人只要活着总归能好起来。”

    “嗯……我,我没事……伤风了……只是想……想爹伤神了些罢了,更……”更想躲进他怀里痛哭一场,只是这话她又怎能说得出口。

    如此沙哑沉闷的声音完全听不出来是孟穗岁,韩骁扶着她坐在一侧的椅子上,声音极小忙追问道:“公主的事可有消息了?边疆之地被寻遍了,可还是找不到,你见着她了吗?”

    “她……”宋云兮哽咽到说不出话来,泪水滴落在手背上,死死咬着嘴唇狠心道:“她死了,死在边疆,和你初次见面之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