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 一不小心攻略了反派 > 正文 第11章 西京之行三
    谢宁一把推开许扶清拿着剑的手,朝后面退一步,十分惜命地捂住自己的脖子,脱口而出一句话。
    “我想撑就撑了。”
    许扶清手腕的铜铃铛因被她推开而晃动,清透古怪的声音隐隐传荡开来。
    说完这句话,谢宁的心脏狂跳,砰砰砰,像是要跳出来一样。
    接下来该说什么呢。她大脑飞速地思索着。
    闻言,许扶清像是极为疑惑地歪了歪头,束发带侧垂下来,微拂过脸颊,红色与白色的皮肤映衬。
    一直以来藏在红衣下的蛊虫蠢蠢欲动,仿佛嗅到了什么气息一样,他指尖微动,面含笑意地捏死了一只企图爬出来的蛊虫。
    时刻关注着他的谢宁没错过这个小动作。
    怕得她又退了一步。
    在原著里,苗族一般以树巢、山洞为家,女性为首领,更与众不同的是,他们一开始以血缘婚为主,后来才逐渐演变为对偶婚。
    谢宁之所以知道这个,是因为许扶清算半个苗族人,他母亲是擅长用蛊的苗族女子,而他父亲则是西京人。
    里面曾写道,苗族少年、少女最会蛊惑人心。
    此处的蛊惑,自然也有些以蛊控制人的含义在里头。
    令她印象最深的情节是,许扶清的母亲还有一位男生女相、容貌极为魅惑的哥哥,他还是用蛊高手。
    最重要的是,他喜欢自己的妹妹。
    想起这个,谢宁无端地颤了一下。
    院中的黑影都不见了。
    安府仿佛又变得风平浪静,隐约能听到墙外传来的打更声,夜色犹如浓墨泼洒开来,融于黑暗。
    许扶清咬字很慢,声音很轻很轻,听不出喜怒哀乐,却带着一丝笑,语调像极了谢宁以前在猫耳FM听的那些声优。
    “想撑就撑了?”
    谢宁怔愣,不解地看着他,但还是点了点头。
    笑容犹如一张没什么感情的割裂面具地挂在许扶清脸上,他慢慢撩起眼皮,狐狸眼微抬,看向已离自己有一臂之远的谢宁,然后抬腿走过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许扶清的手不带丝毫旖旎地覆上谢宁的心,轻轻地按了下。
    指尖的存在感令她忽视不了,又听见他说:“你的心跳得很快,听说,人在撒谎时,心会跳得特别快。”
    就当谢宁想否认的时候,旁边传来少年的轻笑声,紧接着,那指尖一寸一寸地划过她的心、下巴,落到唇瓣。
    “不过,我很是喜欢会撒谎的人,他们的嘴巴最厉害了。”
    “我困了,小夫子,既然你会处理他们,那我就不打扰你,先回去了。”
    谢宁的小心脏终于受不住了,再次使劲地推开他,头也不回,手脚并用地从窗台爬回房间。
    在落地时,还差点被长裙摆绊住摔一跤。
    顾不得其他,她依然直冲床榻,掀开被子,不理满身是汗地藏进去,盖过脑袋,手死死地压住被角。
    其实谢宁知道,假若许扶清下定决心要自己的命,这样是无济于事的。
    但除此之外,她真的无处可逃,只能祈祷。
    可祈祷着祈祷着,谢宁眼皮突然重得不行,一张一合的速度逐渐变缓,十几秒时间不到,彻底闭上,沉沉睡去。
    而房外的许扶清并没有打算进去。
    被她推开的那一刻,他难得没防备,额头撞到红柱子,磕出一道不大不小的伤口。
    鲜艳刺目的鲜血瞬间染红附近的皮肤,仿佛干净水池中开了一朵与之格格不入的红莲。
    许扶清伸手揩了一下额头,指关节缓缓地刮过上面的血迹。
    疼意泛滥开来,他享受着。
    那压抑已久的蛊虫迅速汇聚到伤口处,密密麻麻的一片,它们疯狂地汲取着额头流出来的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