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玄幻魔法 > 我失忆后渣攻火葬场了 > 正文 第23章 第 23 章
    “订婚仪式在六月。”谢期年不接韩亦程的话,认真说,“只有一个月了,时间挺紧的。”
    韩亦程点点头,无所谓地挥挥手:“反正李悦心什么意见都没有,只要有个仪式给她个说法去稳定她在李氏的根基就行了。所以我都丢给小贺去办了。”
    谢期年拍了拍韩亦程的肩:“你可以回去医院了。我得去公司。”
    “手机给我。”韩亦程说,“把我微信加回去。”
    谢期年拿出手机,操作一番,抬手给韩亦程看结果。
    韩亦程满意点头,又依依不舍地在他侧脸亲了一口:“这么伤筋动骨地闹了一场,好累,你补偿我。”
    推开想要深吻的韩亦程,谢期年说:“我要迟到了。”
    终于把韩亦程送到医院赶到公司时,距离他和赵永安约定的时间已经迟到了十几分钟。
    赵永安却不在他办公室里,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的人是楚星言。
    看到谢期年进来,楚星言一点也没有客气,手指点了点赵永安桌上摆着的一份协议:“我没看内容。但是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提前解约?”
    “言哥,我要出国。”他要解约的事情在公司知道的人不少,他也不打算对楚星言藏着掖着解约的原因,“要去很久。”
    “?”楚星言不解,想了想,问,“你们是要去国外结婚,然后定居了?你那对象舍得他的商业帝国?”
    “他舍不得。我们分手了。”
    谢期年在沙发上坐下,顺手接过楚星言手里的解约协议,快速扫了一遍,便在文件最后一页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去陪家人。”他说,“也许可能会去一辈子。”
    楚星言又一愣:“你不是没有家人吗?”
    谢期年把协议整齐地放在茶几上,放松了身体靠在沙发靠背上,缓声说:“我和我爸爸还有弟弟从小就分开了。最近,他们找到我了。”
    找到爸爸这件事,他从来都以为自己会第一时间和韩亦程分享,一定会抱着韩亦程撞在他胸口大哭,却没有想到当弟弟出现,当知道了爸爸当年离开自己的真相,当弟弟和他之间像是从来没有分别的生疏而是自然有了亲兄弟之间源于血缘自有的默契和亲近时,他却下意识地瞒住了韩亦程。
    如果是半年前,纪羽晨和纪柏年提出希望他移民过去一家人重新生活在一起时,他一定毫不犹豫地会拒绝。
    在知道韩亦程要订婚后,在去见到韩东洲之前,对于要不要去国外和爸爸弟弟生活,他也有着不确定的疑虑,和潜意识里对于要离开韩亦程而自然滋生的不舍,以及担忧。
    但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发着烧的三天,他已经想得很清楚了。
    韩亦程爱他,但基于过往的经历,韩亦程的性格里只有控制、只有掌握,而并不懂爱的方式。
    他也爱韩亦程,但他的爱对韩亦程也并不是一种健康的助力。
    两个人固执地用爱捆绑在一起,却不去想这到底是爱,还是需要,而这种需要会把两个人裹挟向何方,是没有意义的。
    不能自救的人,救不了别人。
    楚星言点点头,又问:“你什么时候去?”
    “六月吧。参加完一个朋友的订婚仪式。”谢期年唇边泛出虚渺的笑意,“这个仪式,对我很重要。”
    他曾经以为自己是不在乎什么“名分”的,毕竟他知道自己对韩亦程多么重要,也从不担心韩亦程会移情别恋。但直到“订婚”这件事真实地如刀锋切进他的生活,他才直到,原来所有的若无其事,都是自欺欺人。
    即使是两个男人,即使是并不被此间通常的理念、法律所认可,他原来也会介意,有没有一个能理直气壮站在韩亦程身边,牵着他的手的资格。
    亲眼见到另一个人得到了那个资格,他应该就能在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