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玄幻魔法 > 原来我只是个剧情npc[无限] > 秘密房客 第45章 绝情钻心
    第四十五章  绝情钻心
    “花烛夜勾起我绵绵长恨,恨难抑,思前因,恶缘成仇更填膺,苦命女偏遇着负心人~”
    戏腔幽隐凄厉,带着步步紧逼的决绝,听得人心惶惶。
    陈大师却是看出了嫁衣鬼此时的虚张声势,他气定神闲地说:“不用慌张,时机未到,她还进不了门。”
    众人将信将疑,看向徘徊不定的红色身影,果然是只围着村口打转,实际上一步也无法入内。
    就在大家松了一口气时,一个人影飞快的冲出了人群,扑倒在村门口的地上,紧接着二胡声音响起,似是附和着村外的歌声,弦音重重地砸在人耳边。
    二胡急促有力,一声落下,又一声续接,而在这声音之下,村口卧倒的人脖子上也凭空多了一道深深地伤口,看起来是被什么细长的利器割伤,血流不止。
    纪帆刚刚混入村民中间,就看到了这血淋淋的一幕,看着李楠倒在血泊中双目绝望,想要说什么却因喉咙割断只能发出“荷荷”的喘息声,他只觉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早在今早她面色异常,下午又拒不出门时,纪帆就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此时看她被控制着死在这里,纪帆心生感慨。
    在副本世界里,真的是需要步步谨慎,一步行差就错,就将万劫不复。
    李楠说到底也只做错了一件事,那就是昨天在小泉山喝了一捧水。
    想到昨天她品尝甘甜时的毫无防备的笑容,谁能想到今天她就要为此付出死亡的代价呢?
    李楠从冲出去到丧命只在电光火石的短短一瞬,反应最快的陈大师也来不及阻止,只能恼怒地大叹一口气,大声对村长说:“唉,坏了,阵法要破了,让村民都散开,最好是躲起来,不要让她找到。”
    这次不用村长吩咐,听到这句话的村民都慌乱的四处奔走,村长想到自己的乖孙,这会儿正在家里一个人睡的香甜,心里也担忧不止,急匆匆地向家里赶去。
    乱象丛生之时,二胡声却没有停止,本是凄凉的二胡曲没有了让人痛哭流涕的共情,反而因为李楠的死亡染上了血色,渗得人瑟瑟发抖。
    弦起弦落,每一声都带走一条生命,接连六七个人倒下,又引发新的惊恐,尚且温热的尸体被人慌乱地踩踏,这个宁静的小村庄如今全然一副地狱的景象。
    强子就在二胡曲调响起的一霎那白了脸,可不等他深思,脖子上就出现了一道狰狞的伤痕,他茫然无措地跌倒在地,被惊叫的村民们踩踏过去,身边小伙伴们一个接一个地随着他倒下。
    血染红了一片,土黄色的尘土融了红褐色的血液,混合成了深沉的黑,与夜色相称。
    强子口袋里的金项链滚落出来,他恍惚间看到了有一只苍老的手将项链拾了起来,仔细擦拭后放入了二胡的肚中。
    二胡破旧不堪,断了的弦上还挂着血珠,半挂不落。
    强子在生命散去的最后一刻想着,他脖子上被细长的丝线勒过的疼痛,就是来自于这根脆弱的丝弦吗?
    明明一扯就断,为何却能结束自己的生命?到底哪一个才真的脆弱?
    *
    转瞬之间,女鬼就突破了大门,飞入村民中,抬起尖利的手指,划破数人的喉咙。
    长发飞舞,不断收割生命,柔软的秀发此刻嗜血成性,没人敢赞叹她黑发保养地好。
    陈大师急了,他不是担心村民死亡,冷漠的他自私自利哪管他人死活。只是这女鬼被绝情钻心阵锁了八年多,一身戾气逼人,若再添上无边血煞,他就无可奈何了。
    可他一心筹谋数年,哪能放过即将到手的一员大将?
    所以才要制止女鬼的杀戮。
    “叮铃铃——”
    陈大师一晃铃铛,季婉淑的身形便略一停滞,奔跑躲避的众人也心神恍惚。
    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