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玄幻魔法 > 灵与肉 > 正文 第 7 页
“不麻烦。”
    戏终于看完,金先生走过来,揽住柒柒的肩膀:“走吧,回房间我给你冰敷一下。”
    又对李则道:“李经理,麻烦你拿个冰包过来。”
    柒柒受宠若惊,娇娇怯怯地钻进男人怀里,软语道歉:“金先生,对不起,让您看笑话了。”
    “是挺好笑的。”男人低笑一声,摸了摸她柔顺的头发,“你说得对,我确实该换换口味了。”轻飘飘的一句话,将白瑾彻底打入冷宫。
    灵与肉(十)上半场(H)Tea
    明亮的灯光下,女孩子踮着脚尖,十分吃力地趴在高高的桌子上。
    身上的吊带裙不知道去了哪里,上身只剩件纯黑色的蕾丝内衣,下身不着寸缕。
    双腿之间,塞着个巨大的肉粉色按摩棒,正发出细微的嗡鸣声。
    白生生的双臂紧紧扒着桌沿,避免自己滑落下去。
    她犹带着红痕的脸颊也紧贴着冰冷的檀木,雪白的贝齿咬住下唇,努力忍住破碎的呻吟。
    坚持了几分钟,腰身忽然往前一拱,抠着桌角的手指也用力到发白,她终于忍不住,娇娇地啼了一声。
    “金先生……呜呜……求求你……我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声音婉转妩媚,如泣如诉。
    坐在左侧沙发上观看的成熟男人这才慢条斯理起身,像只胜券在握的豹子,捉到猎物之后,并不急着下口,而是要放在手心好好把玩一番。
    从昨天晚上看到她洗脸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想这么玩了。
    久经花丛的男人,什么世面没有见过,自然不是血气方刚的毛头小子可比。
    他所享受的,已经不是性交本身,而是驯化和驾驭所带来的征服感。
    “求我什么?”男人走到柒柒背后,抬起骨节分明的手握住按摩棒,却不关掉,反而轻轻抽出寸许,又插了进去。
    一直被结结实实堵在里面的水液,因着这片刻松动,泄出些许,淋淋漓漓洒在光滑的墨黑色瓷砖上。
    柒柒的声音越加酥柔,带着点惹人怜惜的颤音:“拔……拔出来啊啊……金先生……求求你……”
    “我叫金埔心,你可以直接喊我的名字。”男人一边说,一边又一次抽出硕大的假阳具,然后狠力捅进最深处。
    “啊!”柒柒受不住,却退无可退,身子颤得像朵被风雨摧残的娇花,“金……金叔叔……我真的受不了了……求你饶了我吧……”
    “你叫我什么?”男人眼睛危险地眯起,手下毫不留情,反复抽插数下,然后抵住尽头脆弱的宫颈,握紧按摩棒,缓缓转了一整个圈。
    淋漓的汁液将他的手尽数打湿,又往雪白的衬衣方向蔓延。
    女孩子如同脱水的鱼,在他手里徒劳挣扎,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叔叔……叔叔……我要死了……啊……”
    男人的气息也有些凌乱,动作却依然很稳,又抽插了一会儿,然后缓缓往外拔:“你比我想象中的更有意思。”
    肆虐多时的事物终于依依不舍地脱离女孩紧致的甬道,柒柒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便感觉到一个什么冰凉的东西被温热的手指送了进来。
    “啊!”她尖叫一声,回过头来,脸上满是泪水,可怜巴巴的模样。
    是方才李则亲自送过来的,冰块。
    他根本就没打算用那个来给她敷脸。
    第二块冰紧随其后入了小穴,推挤着前面那块往里进得更深。
    这样冷的触感,弄得她寒毛直竖。
    冰块表层很快被体温融化,变出冰冷的液体,和甬道内本就存在着的水液融合,冷热交替,在刺激之外,带来更别样的感受。
    她捂着脸只是抽气,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男人随后解了裤子,将尺寸异于常人的粗大肉棒抵在花穴入口,含笑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