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玄幻魔法 > 桃之夭夭 > 正文 第19章 第十九章
    真是冤家路窄。元月晚翻了个白眼,都懒得回头去看来的人。她算是明白了,他陈炼就是个长舌妇,整天叽叽喳喳家长里短的,上辈子莫不是个麻雀?

    江衡之对他们却是彬彬有礼,他拱手道:“李兄。”

    陈烺等人也是脸不红心不跳,还礼道:“江兄。”

    才不过喝了一顿酒,就开始称兄道弟起来了,男人们的友谊啊……元月晚心中鄙夷,面上哼了一声,抬腿就走。

    “这……”江衡之看了看气气哼哼走远的元月晚,又看了回陈烺等人,终是向他们抱歉一笑,“先告辞了。”说罢就大步去追上了元月晚。

    陈炼揪了片槐树叶子叼在了嘴里,看着前方走远的两人,他不解地问:“你们说,咱们仨咋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呢?”

    陈烺看了他一眼,一声不吭,也就往前走。

    林长风拍了拍陈炼的肩,满是同情:“其实昨晚元大小姐有一句话说得极好。”

    “嗯?什么话?”

    “人贵有自知之明。”

    待林长风走出了好几步远了,陈炼总算是反应过来,他呸地一声吐掉了嘴里的槐树叶子,冲着那两个背影喊道:“喂,你们什么意思啊?你是说我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渐渐热闹起来的园子,只有阵阵鸟鸣回应了他。

    元月晚在她外祖母那里用了早饭,光是白米稀饭配咸鸭蛋黄,她就能哗哗喝下两大碗。看得她外祖母直点头:“我们晚晚真是好养活。”一旁一根咸菜嚼半天的白云霏,气得只吃了小半碗粥。

    饭后元月晚逮着她妹妹元月柔,早上她起得晚了些,她母亲带了元月柔先过来给外祖母请安,害得她现在才得了机会,给她绑上五彩绳。

    “好咯,我要去看祭神,看赛龙舟。”元月柔叫道。

    “让你表哥们带着你去,不可以乱跑。”白夫人在后头叫道,也不知她听见没有。

    别看元月柔人不大,那小脚丫子跑起来倒是挺快,元月晚稍晚了一点出来,愣是没赶上她,就见元月英带了那小丫头,一路跑远了,同时却好巧不巧的,她看见另一头的月季花墙下,江衡之与白云霏相对而立。

    鬼使神差的,她没有立即就走上前去,反而偷偷摸摸,蹑手蹑脚地躲去了假山后,竖起耳朵听他们说些什么。

    “为什么?”说这话的正是白云霏,只是不知为何,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哭腔,“你连元月晚那个丫头的五彩绳都戴了,可我精心绣了好几个月的香囊,你却连收下都不肯?”

    “三妹妹,”江衡之开口了,满是为难,“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这香囊实在是太贵重了,且又是如此私密的东西,我实在是不能收的。你,你还是留着,或转赠他人吧。”

    白云霏似是愣了一愣,方才说道:“可是,可是以前我给你绣香囊,做荷包,你也都收了呀,怎么,怎么如今……”

    “一年大似一年了,三妹妹,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事情,还是要注意得好。”

    那头一时寂静,静得元月晚差点都以为,他们是不是都走了。正要探头看时,却听得白云霏一句:“你骗人,那你为何会收她元月晚的东西?”

    不等江衡之说话,就又听见她的声音:“四哥哥,你别当我是个傻子,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对她存的是什么心思。”她说着冷笑,“可你不要忘了,她可是要进宫选秀的人,他们元家的人,便是不做妃嫔,那也轮不到你那没落的江家的。”

    她这话说得极不留情,元月晚听了,都忍不住捏起了拳头。

    江衡之没有开口,依旧是白云霏在说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19826文学26661小说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