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 谵妄 > 正文 第25章 二十五
    甬道的台阶很陡,不知是什么种类的石板铺就。

    越往下越冷,水凝成薄冰,不均匀的覆在台阶上。胡言起初还有心思与美人哥哥增进友谊,天南海北胡扯。讲到激动处,手舞足蹈,摔了个跟头一屁股坐在地上,懵了好半天。再爬起来,老老实实一心看路,不敢分神了。

    生死域中,很少看到“台阶”“栏杆”等供给人类使用的基础设施。落月峰上倒是有亭台楼阁,但胡言无比肯定,那些只是为了美观。

    因为落月峰下山……没有路。

    她那个时候考前突击没有经验,飞得歪歪倒倒,一路连飞带滚翻下来的。

    外域比生死域好一些,虽说出了城一样没有道路,但城中的人类生活气息还是很浓厚的。淮山的酒楼就修的很好,为醉酒的修士修了楼梯和栏杆,十分贴心。

    那么,荧城的前任城君栢慈,为何会在通向鹘谣宫阴宫的通道中……搭建楼梯?

    一滴水滴在胡言前额上,透骨的凉。激得胡言打了个冷颤。

    一路沉默着当她不存在的美人哥哥终于有了反应,侧身看她一眼,提醒她:“当心阴气入体。”

    半柱香后,魔尊开始为他的善意提醒后悔了。

    胡言运行功法逼出不知不觉渗进体内的阴气,又扯一段布将头包了个严严实实,只露出鼻孔和眼睛。

    并且执意要给他也包上。

    顶着他想杀人的目光,胡言还敢义正言辞地哔哔:“形象容貌,身外之物。你我修道之人,怎能如同凡夫俗子,计较这些?何况此处并没有嘴碎之人,道友鸿俦鹤侣,自然在我心中。还是不要再犹豫了!”

    心里乐疯了还当本尊看不出来,魔尊被她气笑了:“我好这口,不行吗?”

    “当真?”胡言喜形于色:“我也是我也是!我也喜欢好看的!”

    魔尊深深地看她一眼。

    ……

    最后还是包上了。

    甬道两侧架着火炬,均废弃已久。胡言照明用的是美人哥哥给她的“灯”,飘飘忽忽一团,十分可爱。她在灯上系了一根丝绦,另一头扎在自己的肩膀上,像是牵着一个会发光的气球。

    结丹中期的修士身体已经相当强悍,走了这么久仍然不觉得累。但一直在狭仄的甬道中下行,前路隐没在黑暗中,看不到尽头,心理压力非常大。

    “道友。”胡言欲言又止,声音撞在布上,有些闷。

    魔尊撩起眼皮:你又有什么话讲?

    胡言用清凌凌的眼神瞅他:“你累不累?”

    “我有个想法。”胡言拉着他停下来,掏出锦囊中的宝物。其中有一面盾牌,长约三丈。抽出剑想要在盾牌上动作,却见盾上雕刻精美,一时难以下手,便好奇地问:“道友,这盾牌有什么讲究?”

    神明点石成金轻而易举,不会缺什么东西。因此正道送的礼都是精巧的物件,主要是为了表达心意。

    这面盾牌,梨花木制。盾面上雕刻着一人一虎,相对而坐。这一人,玉冠衮服,身佩长剑,从容自若。观其神态,仿佛正向老虎侃侃而谈。而老虎白额吊眼,脚踩人头,仅坐着就比对面的人高出两倍有余。它神情警惕,肌肉紧绷,蓄势待发。

    刻的是“景王说虎”的故事。

    景国是凡间的一个小诸侯国,离魔界很近。如今正道弟子抄近路赶赴前线时,经常路过景国的属地。“景王说虎”讲的是三十年多前的事。那时神魔休战有四五百年了,天庭与魔界已经开始商讨合作建立“太渊”的事宜,双方都从凡间撤了驻军。一只虎妖不甘心就此作罢,藏在景国,等修士们撤走,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19826文学26661小说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