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 谵妄 > 正文 第24章 二十四
    出了城君府,一路向西行。

    “我昏睡了两日,应当没有耽误大事。”胡言整理言辞,与自己目前唯一的合作伙伴讨论情况:“城君回来后,总该先领着三公子去赔罪。但城君只顾着教训三公子,想来是料定花珫不知道他回来。唯二两种可能,一则已经离开荧城,二则……被困在了什么地方。”

    她向后回望,荧城半城死寂,城君府竟是这晦冥的夜中唯一的光。

    她想起什么,思索片刻:“城君动起手来……动静大吗?”

    魔尊:“……”

    两只小鸟打得羽毛乱飞,他怎么知道算不算激烈。魔尊神识往城君府周边探过去,找到一个化神初期的衙役,躲在离城君府三里的地方。读出他元神被岁焱压制、久久不能平息的恐惧,魔尊点头:“挺大的。”

    魔尊一系列骚操作只在瞬息之间,在胡言眼中,他几乎是立刻给出了答复。美人哥哥如此肯定,胡言验证了自己的猜测,继续往下说:“花珫嚣张跋扈,放下话来要城君府三日后给他交代。如今三日未到,他若先行离开荧城,岂不是让西界看了笑话……十之八九是第二种可能。”

    魔尊:“哦。”

    不感兴趣。

    胡言沉浸在思考中,没有察觉:“奇怪,城君不担心花珫在他治下地界出事吗?”

    自从她醒来,整个事件走向都透露着诡异。

    没有星光,天空是纯粹的黑。月轮悬在东方,将云染得础润。

    她习惯性地走在阴影中,尽量不引人注目。废弃的房屋张着黑洞洞的窗口,沉默地窥伺着路上的行人。他们走的不慢,一排排空屋静默地后退,路仿佛没有尽头。

    胡言隐隐感到不适,下意识往美人哥哥身边靠了靠。

    魔尊一路被她牵着袖子,无可无不可地跟着她走。此时见胡言瑟缩,反手握住她的手,抬眼望向虚空的某处,眼底有了几分兴味。

    他的手比一般人的体温略低一点,是曾经的某人几经试验,最满意的温度。手指纤长有力,十分有安全感。胡言立刻五指扒拉上去。

    “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胡言有些紧张,说起尴尬的事也没那么难堪了:“就是我出了鹘谣宫之后,随便找了间屋子喝酒。”

    魔尊垂眸。

    第一次啊。

    那仿佛是很久以前。

    洪元至今亿万年,大道化衍、寰宇生灭,于他不过浮云过眼,瞬息罢了。

    他诞生于未有天地之间,不可称计的空玄。及到三清辟世,万象从生,始称洪元。

    他化身不可尽数,降临诸世界。大道化生,诸世界生灭万万年,如棋子入篓,黑白相争。大道归一,覆篓而已。于是三清再辟混元,辟太初。

    世界涅灭,化身归元,犹如断发。唯独生死域八千年,他察觉春秋漫长,长夜难挨。

    这里有一个凡人,教会他感受时间。

    “记得。”他说。

    可惜另一个人忘记了。

    怕他追究自己当时干的蠢事,胡言讨好的笑了笑,才字斟句酌道:“道友现身之前,我感觉到被人窥伺。后来一心想与道友修好,忘记追查下去。”其实是以为美人哥哥在偷窥她。然而美人哥哥临危不弃友,是荀巨伯这样品行高洁的义士,怎么可能干这种猥琐的事情。显然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话她怎么说得出口。

    话说一半,魔尊已经听懂了,了然道:“那东西又来了。”

    “嗯嗯嗯!”胡言激动得热泪盈眶,猛点头。

    原来不是她的错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19826文学26661小说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