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 谵妄 > 正文 第20章 二十
    城君府一派兵荒马乱。

    花珫走了,几个修为低的官员撑不住,直接晕了过去。衙役们稍微好点,也是两股战战,话都说不利索。

    岁昭粗暴地将胡言提进城君府,吩咐还能动的将其他人搬进来,又指使衙役去找医官。

    进入城君府,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巨大的巢只是外壳,内里又分为数个小巢,由仙藤交错托举成树的模样。巢莹莹闪烁,发出柔和的暖光。还有仙藤结成的藤屋,挂在外壳的壁上。

    结丹中期的修士,金丹不破,身体受伤很难死亡。岁昭根本不把胡言的伤当回事,随便踹开一间空藤屋,顺手把胡言扔地上。胡言的伤哪怕不治,躺个把月也能自行恢复。岁昭对此非常有经验,他被他爹揍得比这更严重的次数多多了。

    胡言原本有转醒的迹象,迷迷糊糊被岁昭一摔,干脆利落又晕了过去。

    柛看不下去了,将胡言扶上床。

    岁昭围观柛忙前忙后,又是把脉又是查探伤势。待柛忙完出来,岁昭揶揄道:“我先前被我爹从荧城打到重溟派山门,不见先生半点紧张。可见先生心里根本没有我这个学生。”

    柛闻言看他一眼,又好气又好笑:“大公子难得回家一趟,您就在他的秘籍上画小鱼。城君三令五申让我看着您不许您惹事,我请罪还来不及,怎么敢再为您说情?”

    “我还不是见他太过古板——重溟派要把他教傻了,”岁昭满不在乎地撇撇嘴,见柛面露忧色,转了话题:“虽不知垂英山的魔气因何人而暴动,但这位仙长迟迟不出面,显然是不愿摊荧城的浑水。花珫小儿给了我们三天时间,算算时间我爹也该回来了。只要稳住他三天,料他不敢在西界造次。”

    “慎言!”柛瞪他一眼。尊神们寻声赴感,伏阳君的大公子能这么乱叫吗?先前还是“小公子”,现在直接变成“小儿”了,越发没规矩。

    岁昭哼了声,对花珫的不屑溢于言表。

    “荧城到底不是西界属地,与在西界时不可同日而语。”柛忧心忡忡:“公子今日得罪了他,还是去重溟派避一避吧。夫人前些日子出关,念叨了大公子。公子不若替夫人去探望一二,也好尽尽孝心。”

    岁昭拧眉:“怕他做甚?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既做了城君,断没有弃城逃跑的道理。爹有要事离开,我自然要替他守好这城。我娘——”提到他娘,岁昭收敛了些,低声问:“我娘还是那样子?”

    柛点头。

    岁昭长叹一声,情不自禁道:“若是二哥在——”

    他止住话,怔怔看向高处莹莹的巢。

    他的二哥岁虞,惊才绝艳。三岁炼气,十岁结丹,三十六岁修出人身,百岁化神。那时他们随岁焱在生死域西界安家,魔神们与岁虞论道,没有一个不是交口称赞。岁焱的同僚甚至打趣岁焱:“你家岁虞,天纵英才。不出五百年,必定职务在你之上。你还是乘早告老还乡,免得以后向儿子行礼太难堪。”

    岁虞二百三十岁时,炼神还虚。不料最后走火入魔,狂性大发。那时岁昭一百七十五岁,刚刚结丹,连人身都没有修成,扑棱着翅膀挡在他面前。岁虞双目赤红,周身缠绕的炁如烈日般灼人。他勉力控制住自己,向岁昭一笑,轻轻道了声:“莫怕。”握住光焰燃烧的羽剑,毫不犹豫刺向自己的心口。

    他亲手毁灭了自己的元神。

    一旦走火入魔,没有回头路可走。魔界不缺心性走偏的邪仙,外域走火入魔的魔修更是比比皆是。但,岁虞是何其骄傲的英才,怎能容忍自己被邪念吞噬神智。

    他宁可身死道消。

    若是二哥在,定不会纵容花珫为非作歹、鱼肉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19826文学26661小说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