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 谵妄 > 正文 第16章 十六
    今日的荧城不同以往,街道整洁,积年血迹污垢一扫而空。胡言负手走在空旷的街道上,身后一串泥脚印分外引人瞩目。

    摆摊骗法宝的街头拉帮结派的随机砍人的通通不见了踪影,法器店棺材铺全部闭门谢客,有一间酒楼甚至已经人去楼空。

    仅剩的另一间酒楼,店内不掌灯,却将店门大开,化神后期的威压毫无保留铺展开。淮山倚在门边,一手持银枪,一手卷着本书看。

    倒真有几分凡间将军跨海骑鲸、手枭贼虏的风姿,不外瑾欢称他一声“小将军”。

    胡言凑得近了,认出封面的写的是《济世方略》。

    淮山仍是那副恹恹的神色,见到胡言不人不鬼的模样也没什么表情变化,将书卷了收进袖中,提着枪回身进店里,吩咐新裕:“关门。”

    虎背熊腰的新裕屁颠屁颠跑出来,还朝胡言挤眉弄眼。

    垂英山湿度大,胡言又是席地而睡,短短几个小时泥才半干。胡言站在门槛前,泥水滴滴答答往下落。她看了看干净的地面,抬脚跨进去,一屁股坐在地上。

    新裕关好门,为难的站在一边。淮山瞥他一眼,淡淡道:“不关你的事,回房去。”抬手掐诀起阵。

    泥水滴了一路,没有起先那么夸张,零零散散以胡言为中心四溅了点儿。胡言盘起腿看了一会儿,发现淮山袖中的宝贝珠子不见了,约莫是收起来了。

    胡言坐在地上叉腰问他:“前夜荧城上空有流星,你看见没有?”

    淮山沉默几秒,点头。

    胡言又问:“荧城要来什么重要人物?”

    淮山看她一会儿,答:“伏阳君的嫡子,花珫。”

    这么说你是知道爷爷被打飞出荧城生死未卜喽。

    胡言道:“我在鹘谣宫赢来的法宝成了精,不服我管教,将我困在垂英山一日一夜。”

    说完拍拍屁股站起来,往旁边干净的椅子上一坐。

    淮山看着地面上留下的一圈屁股墩儿的泥印子沉默。

    胡言又在椅子上扭了扭,将椅子的三面很均匀的照顾了一遍。

    淮山忍不住捏捏眉心,无可奈何地向虚空一抓,随便招了件衣服,撕下一块布,弯腰将地面上擦干净了。

    胡言靠在椅背上问:“花珫是什么来头?”

    “……”淮山将布折好,面无表情看她一眼,许久才道:“外域叫他‘千钩煞’,生死域东界要尊他一声公子。他法宝万千,出行带着四个邪魔随侍左右。六年前,花珫在外域瑝昳偏城扮作凡人强抢当地的凡人女子,一个路过的魔修出手阻止,被他使一杆银钩活剐了,因此得了这么个称号。你中过什么秘法,连东界魔君伏阳君也不记得了。”

    信息量好大,胡言记下名字,才道:“我前不久刚历过劫,清醒过来就在天门城挺着了。这不是一路向外赶么。”

    淮山拎着布没什么表情变化,不知道信了多少。

    脸上泥薄,干了有点痒,胡言在眼皮上抠了抠,想到花珫行事着实缺德,淮山若是以为自己惹了他,见死不救情有可原。

    痒的厉害,她又在脸颊上抠了两下,单方面决定与淮山和解。她大度道:“给道爷烧盆热水,道爷不跟你计较了。”

    淮山没说什么,很干脆地给新裕传音:“烧一盆热水,客人要沐浴。”

    认错态度很好,胡言很满意。

    房中忐忑不安等待的新裕傻眼,小心翼翼地问:“可咱们店没盆呀?”大家都是修士,谁闲的没事干用水洗澡。

    先生大约是又嫌弃他蠢笨了,没有回答。新裕思前想后,忽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19826文学26661小说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