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 谵妄 > 正文 第15章 十五
    水流淌过低垂的阔叶的脉络,刮出蛇行般的“簌簌”声。

    月光从树冠与树冠的缝隙间挤进些许,落到地上时已不剩什么,反倒更显得四围林野诡秘幽寒。

    水坑中隐约可见一具泥人沉沉浮浮。

    泥人正在沉思。

    -我怎么感觉不到水冷

    -我死了吗

    -伤口怎么他娘的不疼

    -我低温症了吗

    -大脑您行行好,待会儿我错觉变热千万别让我脱衣服

    -我有四分之三的几率穿着衣服体面的去世

    -不对……

    -为什么我他娘的没有先窒息???

    胡言:???

    她后知后觉的想起了一个知识点:

    紫云修士是水灵根。

    紫云仙子是劫云化仙。

    ……

    难怪紫云修士的笔记里没有任何避水的法术,这身体下水就像回老家。

    ……

    现代文盲胡言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艹”。

    她扑腾到坑边,抠着土壁浮上去,摸索着拔出一片法宝碎片,转到白天开工的地方,踩着水继续挖。

    潮湿的泥土好挖得多,胡言精神亢奋,浑不顾身上的伤,拿出了拼命的劲头。

    垂英山罕见的下了彻夜的雨。

    胡言爬出来的时候,雨一秒不差地停歇了。她抹了抹碎片,将它递到枝叶空隙间,晓时淡色的天光将碎片映得清亮。

    “好东西。”胡言夸它一句,而后随手一抛,立在原地无声地笑起来。

    笑着笑着弯了腰,拍着大腿笑出了眼泪,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惊飞了林中鸟。

    她抹一把脸,咳出混着血的泥水,指着鸟骂:“敢瞧你爷爷的热闹,吓的就是你!”

    接着向天一比中指:“X你X!贼老天!”

    脱离了封印,一呼一吸间,垂英山充沛的灵力缓缓流淌进干涸的经脉,四肢百骸都暖起来。胡言累到极点,向后一倒,幕天席地睡了。

    *

    雨后的垂英山显得格外苍翠。

    胡言站在山腰,向上望见山脊绵延,直入云巅;向下望见漫山绿意,唯独左下缺了个口,露出清灰的影子,正是山脚下的荧城。

    天生仙体到底和常人不同,一呼一吸皆是修行。她休息得大好了,经脉也没有先前的隐痛。胡言略有些在意,四处摸了摸,没发觉什么大伤,决定去荧城找个医生诊断一下。紫云修士毕竟是死了,且是自己散尽修为这样的罕见死法,造成后患倒也正常。

    她一面调息,一面御风慢慢从树林上方掠过去。

    垂英山有魔兽,实在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古神身躯化作的山脉,竟然如此毫无尊严。怎么说也是生长长恨仙草的地方,魔修们不意思意思,看顾一二吗?

    胡言批评魔界已经十分顺口,当即又对魔界现状痛心疾首了一番,还不忘把罪魁祸首魔尊算进去。

    看人家天尊多自觉,晓得自己对旁人影响大,纷纷另辟仙界。只有这个比不要脸,死皮赖脸呆在生死域霍霍其他生物。魔界天气不好有他八分功劳,剩下二分魔君们平分。

    ……也算歪打正着。

    路过一条水渠,胡言驻足看了看。如今她浑身是泥,完全看不出来面貌。但她连清净咒都不用,更不会动手洗,掬一捧水朝天一浇,乐了一会儿,再向天比个中指,哼着歌走了。

    已经可以望见荧城的城门门楼,却没见着一只魔兽的影子,胡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19826文学26661小说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