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 谵妄 > 正文 第13章 十三
    ……

    何日褪红妆

    着我旧衣裳

    捐纱换金甲

    沙场试银枪

    “……”胡言扒着墙看了半天,得出结论:“写的什么东西!”

    她四处找找,不见笔墨,反而糊了一手灰尘。于是去院子里捡了一块尖锐的石头,趴在墙上给率先不讲文明乱涂乱画的前辈留言:

    上面力太轻,一字看不清。

    下面力太重,墙壁打个洞。

    轻重不均匀,何以见决心。

    张弓能射雕,反倒畏缚鸡。

    刻得手酸,蹲在地上歇一会儿,喝几口清酒,再加一句批注:可笑!

    清酒喝光了,胡言伸长舌头舔舔瓶颈,又给“可笑!”加了个箭头,指向前辈的留言,点了点头,自觉十分满意。

    她的手伸向腰间罪恶的水囊,打开盖子闻了一闻,化雪的酒香热烈的扑了她满面。她情不自禁将水囊送到唇边,小心翼翼吸了口气。

    目前胡言下榻在荧城某处的空宅中。所谓某处,意指胡言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她在鹘谣宫时喝了不少酒,尽管是幻象,但她水平太低没有勘破,因而一直以为自己醉了。胡言在吃喝玩乐上一向看得开,既然醉了就得醉彻底,醉得痛痛快快,务要把“同坏蛋妖怪一起喝酒”引起的坏心情冲跑。于是她路上随便找了个看起来完整的空宅“借住”了,自娱自乐继续灌酒。

    胡言搁下水囊,几番犹豫,掏出紫云瓶留给她的几本典籍翻了翻。

    她倒是不太怕住进凶宅,荧城这种街头滚尸的地方无所谓什么凶不凶的……她总觉得心头发毛,对着监控探头出老千般的感觉,似乎有什么正在窥伺她。

    按照胡言简单粗暴的逻辑,比她厉害的要她死,她只能听天由命;与她一般厉害的要她死,她仗着神魂压制,可以轻松察觉到危险;没她厉害的……这个就不提了。她也正是仰仗着这点自信,才敢在荧城胡作非为。

    然而,鹘谣宫的魔修却扎扎实实给她上了一课,告诉她世界上还有另一种人,明明想杀你,明明有远胜与你的实力,偏偏软刀子慢慢磨,如猫戏老鼠般,非要玩得尽兴才肯给一个痛快。

    无聊,真是无聊!

    胡言对此十分唾弃。

    紫云瓶留下的典籍来源有二:

    一、地摊上买的

    二、手抄的

    十分令人窒息。

    当初沐烟早做好了玉石俱焚的打算,随身嫁妆只有一封《与紫云绝笔书》,正道也没给她准备别的东西,只有桃花阁陪了些衣裳法器,皆是不入流的垃圾。紫云修士大义凛然毛遂自荐后,这些垃圾就变成了紫云修士的陪嫁,被紫云修士堆在洞府角落吃灰。胡言临走时看也没看一眼。后来紫云修士虽是溜回师门一次,桃花阁却不再允许她进入门派重地,只能四处搜罗些不入流的术法。胡言研究了片刻紫云修士的笔记,一知半解。翻到最后,看到紫云修士在手抄本文末题的四个大字:一派胡言。

    胡言:……

    胡言:你怎么能骂人呢!

    她把书一扔,瘫在地上,歪头歪脑打量墙壁上的题诗。

    写的好像是个女装大佬。

    魔界真是会玩。

    记得白面鬼柏慈就是女装大佬,鸳鸯草雌雄同体,想用什么样的身子就用什么样的身子。琦玉笑说,她们曾暗地里嘲他是:绮罗生白面,吐蕊两分端。不知两口子鸳鸯交颈,哪一口食言,哪一口贪心。

    说着琦玉便与其他姊妹眉来眼去笑做一团,胡言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谐音是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19826文学26661小说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