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 谵妄 > 正文 第11章 十一
    荧城的天气原先总是很不好。

    生死域内是不讲风水的,星辰是仙门的神仙,神光照不进垂英山。古神螭龙圈作的境域里,只有魔神们阴晦暴戾的魔气、无尽凛然的罡风、以及魔尊普照生死域的无上神威。

    一山之隔,阴阳相分。

    荧城本是人类的城池。

    它遥遥矗立在山海之外,曾被凡间称作“山上海”。

    在人类远古的传说中,第三位帝王“荧”的位子来得不光彩。有“玄女授梦”的第四位帝王夺位后,在山海外建起一座孤城,劝封荧为“溟王”。

    溟,海也。

    神授君权的正统帝王把荧放逐到最遥远的边境,又引水围城,将他一辈子困在了那里。

    荧被军队押送出山海关的时候,一个唇红齿白的小娃娃站在路边唱:“山上海,海上王。猴子井里捞冕旒,鹧鸪变成金凤凰。”

    荧闻言一笑,想说什么,被军官呵斥一声,士兵忙手上用力将他押走了。

    这幅景象后来被军官绘成画作《赤锦图》,与家谱一同流传下来。

    随荧一道入城的那支军队,在荧活着的时候看押他,在他死后,成为了他的守陵人。

    凡间也有这样场景的画作,出自当初的宫廷画师之手,名为《羞惭·首》。画的是一个面色颓唐的落魄中年人,配字:荧闻言惊且怒,羞惭不能自已,掩面而走。作为孩童启蒙读物之一,广为流传。

    魔气向凡间侵蚀已久,久到凡人已经开始怀疑“山上海”是否真的存在。一个在历史上完全找不到记录,连众多用作流放的边城地名中都不曾写过的地方,难道不是古人夸大其词,编出来的吗?

    “……我也是这样想,姐姐们休要恼我。”

    胡言换了身流光溢彩的云绸霞衣,身上左挂一个法器,右粘一张欠条,拈着糖糕笑嘻嘻道:“莫说岚姐姐五百岁就能通晓古今,瑾欢姐姐你法目一睁便是千里外两根发丝打个结也能看出来——”她夸人时甜得齁心,哄得几位妖修娇笑连连,忽而神色一变,正色道:“荧城收归魔界已逾三千年,历任城君早将荧城翻了个遍,哪里有帝陵的影子。纵使生死域来的仙长们稍有疏忽,又怎可能瞒过姐姐们的法眼。”

    身旁琦玉一摆裙下毛茸茸的狸尾,托腮笑道:“空穴来风,总归是有缘由的。”

    “要我说,荧一介凡人,墓里能陪些什么好东西。凡间工匠再巧手,如何比得过琦玉姐姐您名震外域的锻器之术?掏空了凡间帝王的国库,怕也是没一件能入的了姐姐们的眼。”胡言说着捧起腰间与琦玉对赌赢来的玉笛,语调夸张地赞叹:“真美!世上恐怕再没有这样鬼斧神工的笛子了。”

    “你这张嘴惯是会说,我这几天将天下好话都听尽了。”琦玉又一摆尾,乒乒乓乓扫落几个空酒坛,只顾伏在案几上笑。

    胡言笑容却是轻轻一停,她不过在鹘谣宫闹了一夜,为何琦玉却说“几天”?她心头浮起些许不好的预感,面上却丝毫不显,笑着殷勤为琦玉斟满果酒。

    “她哄你呢!”一条约九米长的舟山眼镜蛇口吐人言,懒洋洋道:“你们不赌,庄家通吃。”说罢化作人形,脚尖朝上,面却向下,身体扭转一百八十度,伸手要揽桌上的筹码。

    “慢着!”胡言忙道:“自然是要赌的。”

    “哦?”蛇妖瑾欢便又转了九十度,将身子拧向胡言,饶有兴趣:“说赌局不成立的是你,要赌的也是你。你还有什么点子?”

    端坐一旁自顾自品茗的岚忽而抬头向胡言望去,悠悠道:“好妹妹,你心慌。”

    岚五百岁知古今,一千岁知人心,近身服侍栢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19826文学26661小说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