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 谵妄 > 正文 第9章 九
    巫迴翻窗子走了。

    走的很急,一盏清酒还没有喝完。

    胡言仍歪在椅子上不动弹,目光从他留下的酒盏移到窗沿,移到墙壁上淡淡的法纹,再移到光秃秃的横梁上。

    孤零零看了一会儿,她不由得生出恼意来——

    先骂巫迴:魔修真不是个东西!普天之下,哪里有客人吃一半晾着主人跑路的道理。一句“是我想左了”,扔下杯子就跑。跑便跑罢,还要说:“菜不合胃口但和你说话很开心。”开心你个鬼,吃活人的杀人犯,死僵尸!

    再骂魔尊:上梁不正下梁歪,活该魔界死亡率天下第一。老不修占着鸡窝不下蛋,娶老婆还娶到正道去了,怎么不上仙门跟你三清道祖滚床单。老娘清清白白一个大姑娘,偏要被当成已婚妇女。往前数二十年,我“夜场花蝴蝶”撩谁不是探囊取物,让你作的连鹅都调戏不成。以后魔界人口老龄化,通通去你家吃你老婆本。

    骂完还不解气,继续思索下一个人选。如今境况,罪魁祸首是那个心脏上插了自己法器碎片的小姑娘,可软软糯糯的小姑娘怎么能骂,胡言眼珠一转,招出紫云瓶的碎片,在桌上一一摆好,洋洋得意:

    你这瓶子,坑害我好惨!肾11、外星人不一道带来,连路费都要我自己赚。我不骂你,单给你看这一桌好菜。色香味俱全,还有世上绝伦的好酒。我偏叫你眼馋,你一口也不要想碰到!

    说着将化雪抱过来,端端正正放在紫云瓶面前。

    紫云瓶自然不可能回答她。

    胡言与酒坛子默默相对。

    过了会儿,她站起来,探头看了眼酒坛内。

    坛里还剩一小半,明晃晃映着她醉眼朦胧的脸。她习惯地伸手去拿,碰到坛口,手一颤,下意识收了回来。

    醉鬼胡言绝不承认自己露了怯。立刻给自己找借口:“你这酒也是奇怪。淮山喝你许多杯,你不醉他,让他没事人一样走出去;我只喝你一小口,你就要让我睡地板。欺软怕硬,可见不是个好东西。”

    骂的爽了,她取出春风化雨剑,一气呵成舞了一套剑法。

    紫云修士花痴归花痴,修行是十分认真的,肌肉记忆磨砺得十分好。手中剑越舞越顺,直到剑随心动,完全不需要回忆招数的地步。胡言从桃花阁入门剑法一直练到春风化雨,畅快淋漓,大呼过瘾,叹道:“修道之人,该当如此!”

    说罢随意将紫云瓶碎片扫回识海,也不管一地狼藉,抬脚便走。

    走了几步,又回到雅间,对酒坛子道:“我先饶你这一回,过几日再同你计较。”倒出水囊中的水,装进余下的美酒,大踏步出去了。

    *

    店中大堂空空荡荡,没个人影。

    胡言原本歪歪倒倒从楼梯上蹭下来,及到大堂,想起刚结识的好友淮山。淮山是个会写好字的斯文人,想必看不上她这等混混形貌。他还欠着他一幅题字,可不能叫他借此赖了去。于是她立刻直起身,整整衣冠,施了清净咒,确认自己仪态如常,这才提起微笑、款款走了下去。

    四下无人,胡言立在堂前道:“淮山,我走了。”

    整座酒楼都在淮山的神识范围,不怕他听不到。

    淮山没有出现,后厨转出一人,膀大腰圆、虎背熊腰,睁着铜铃般的大眼道:“先生不在。”

    这位当是淮山招的厨子,结丹后期已臻圆满,道号新裕。

    新裕是妖修,原型有些像金钱豹。胡言看得出来原型,却认不出种属,可以说是非常真实了。

    他打量胡言一二,明白这是今天来的那位款爷,便客气地解释:“先生平时不喝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19826文学26661小说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