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 谵妄 > 正文 第8章 八
    满满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摆下来,不到一块上品灵石的价格。不知民间疾苦的胡言感叹,魔界的物价真便宜啊。

    她却不知,魔界的酒桌文化有条不成文的规矩,上桌的肉务必比客人中修为最低的那一位,更低一级,免得让客人难堪。胡言不过结丹中期,再低一级只有炼气,能上桌的都是刚有修为的小兽,放在荧城中根本不够看的。平时一月里也卖不出几个,自然便宜的很。

    掌柜有化神后期修为,看不透还虚境界的巫迴真身,未免冲撞妖修,上的都是不能修行的魔兽肉。胡言问了几个,放心大胆地吃了。

    最好的酒叫“化雪”,酿制的原料中有一味特殊植物,只生长在垂英山脉上,名为“长恨”。长恨是古神螭龙的神血生出的仙草,枝干晶莹剔透,宛若冰晶。月圆之时,长恨会在月光下短暂的盛开。化雪本是能烧心肺的烈酒,辅以长恨酿制,烈酒中便添一丝清冽的余味,与魔修的魔气相冲相融,直叫人醉生梦死。但正道若饮此酒,极易被长恨勾起追思,轻则修为不稳,重则动摇道心。是以掌柜说胡言“喝不得”。

    胡言不信,她哪里有什么追思,手机电脑能动摇她的道心不成?

    此时胡言吃了些菜,一碗清酒下肚,大为快慰,酒瘾已被勾了起来。她十分哥俩好地给掌柜斟酒:“淮山,你有所不知。我别的本事不敢托大,唯独喝酒不在话下,没修道时便在江湖上得了个‘千杯不醉’的雅号。常言道,酒逢知己千杯少,我与二位道友意气相投,怎么不能喝他个百八十碗?”

    巫迴坐在一边,郁闷地想,谁跟你意气相投呢?

    淮山好笑道:“修习正道当真苦了道友。”

    胡言忙不迭点头:“正是、正是!”她吃了块烤肉,又道:“淮山,你家牌匾是谁题的?我见那字龙章凤姿、笔力遒劲,写得十分好,想给我师门也求一块。”

    “我写的。”淮山也不谦虚,将夸奖照单全收了,很是受用:“几个字罢了,得空你来,我写给你。”

    推杯换盏几个来回,胡言眼睛止不住瞄上化雪。淮山见状不好再劝,推辞有事先行离席了。正道修士受不得化雪的酒劲,万一失态,他在场不太合适。

    胡言不拦他,笑眯眯与他道别。

    雅间有法阵圈出的结界,防止被他人偷窥。淮山出门时伸手掐了诀,露出袖子里丝绦系着的一颗流光溢彩的珠子。

    胡言看了一眼便收回视线,伸手去捞酒坛。拽了一下没拽动,巫迴按住酒坛道:“仙子,喝之前最好打坐调息片刻。”你堕修为不要紧,别撒酒疯闹到我身上,尊上头上绿帽不能再鲜艳了。

    胡言酒劲上头,瞪他一眼:“你这厮好生无趣。喝酒哪有喝一半打坐的,说出去不怕被人笑话。”她趁着巫迴气闷,夺过酒坛,满不在乎:“道爷我修的是逍遥道,恁你情爱苦恨穿肠过,我倒要看看哪一个敢诳我!”说着笑起来,抱着酒坛一口闷了。

    化雪入喉,果真不同凡响。清凉的酒水一路烧下去,烧得四肢百骸热辣辣的要喷火。丹田中运转的灵气汹涌澎湃,金丹仿佛也烧起来,只觉烫的灼人。偏偏尾蕴清冽入骨,激得灵台一片清明,不自觉运起功法想要抵抗酒力,于是烈火挟着灵力又烧了一周天。周而复始几个周天,疯狂沸腾的灵力才安歇下来,如狂风过后的海浪,倦怠的伏在海平线上。

    胡言摇摇晃晃倒退数步,手中酒坛“啪”一声落在地上,咕噜咕噜滚了几圈。

    长恨确实没有对她起效果。

    无论是幼年的苦难、遭受的不公、半生的困厄,还是陡变的世界,都不过是心上一阵穿堂冷风,吹过便痛快的散了。

    她向来活得潇洒肆意,凡尘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19826文学26661小说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