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 谵妄 > 正文 第7章 七
    没听说家禽也能修行,这魔界的畜生怎么不按基本法呢。

    胡言边跑边骂。

    她特意挑了一只落单的鹅,再三观察,确定是一只没有修为的普通鹅,才小心翼翼地上了。不想才撸起袖子,几十米开外的鹅哨兵大叫一声,一群鹅妖便呼朋引伴气势汹汹地扑过来。其中有一只口吐人言,恶狠狠道:“就是这人胆包天的小贼,竟敢把主意打到老子二侄子家闺女的头上,兄弟们上!叫她瞧瞧咱们铁喙军的厉害!”

    群鹅士气高昂:“嘎!!”

    人胆包天的小贼胡言:………………

    群鹅修为不高,但种族天赋赋予的战斗力十分强悍,又数量众多,胡言落荒而逃。

    奈何铁喙军们气性大得很,一路追着胡言啄,在荧城荒郊上掀起滚滚烟尘。连坐镇城中的岁焱城君都忍不住停下训话,抬头看了一眼。

    一旁挨训的岁昭忙道:“这是那觊觎我羽毛的小贼逃窜的方向,保不齐又惹出祸事。爹要忙,孩儿就先去了——”

    “去你个头。”岁焱城君一抬手把溜出数十米的不孝子捞回来:“又变成公鸡去讨小母鸡欢心,当我不知道?今早半个城的修士都听到你学公鸡打鸣,鹤族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他恨铁不成钢,划出一道结界:“哪儿都不许去,好好反省!”

    言罢,岁焱城君又抬头看一眼城北。巫迴来了,倒是稀客。他投靠西界泽渊魔君,巫迴则入了魔尊座下猛将季英率领的近卫军。巫迴的事,于公于私,他都不想管。岁焱城君收回目光,瞪一眼岁昭,气哼哼地走了。

    又被不孝子气倒了,需要师妹亲亲才能站起来。

    *

    巫迴从鹅群把胡言拎出来时,胡言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正道就是麻烦,不能滥杀。倘若巫迴对鹅群动手,贼老天还会把账算在紫云仙子头上。虽然他过不多久就要亲手宰了紫云仙子,但现在仙子还在魔界,面子不能不给。巫迴搜肠刮肚,给鹅妖们干巴巴道歉:“诸位手下留情!这位姑娘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诸位,请诸位看在——我的面上,饶过她这一次。”上一次道歉是几百年前?巫迴干脆抄了岁昭的求饶句式,心中开始编排:紫云仙子该怎么死。

    群情激愤的鹅妖静默了一瞬。

    大哥你谁啊?你说饶就饶我们不要面子的?

    那位会说人话的领头鹅看看巫迴,没说话。

    修为倒是很高,不知什么来头。感觉脑子不是很好使的样子。

    胡言挤出一点儿剩下的灵力,施了个清净咒,一瘸一拐走上前,非常熟练地低声下气道:“是我错了,眼见贵族的那位小姐羽毛光洁、仪态端庄,一时被蒙蔽了心智。多亏诸位及时纠正,才没有铸成大错,破坏我族与妖族的深厚感情。”一顶高帽带上去,胡言言辞恳切,泫然欲泣道:“只求能请给我一个赔罪的机会,让我与那位小姐说一声对不起。随后要杀要剐,皆听凭诸位处置!”

    鹅群与巫迴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巫迴,妖族和人族有狗屁的深厚感情,作为互相压榨最狠的两个种族,恨不得见面先捅一刀。他目光古怪地打量紫云仙子片刻,没有出声。

    竟是对鹅见色起意……那方才那只公鸡……

    不愧是敢追求魔尊的女人!

    巫迴感慨万千。

    紫云仙子当真是受了许多年冷落,竟连这等小妖也能看入眼了。魔尊真不是东西啊……

    话又说回来,三界都知道魔尊不是东西,紫云仙子怎么就一根筋看上他了呢。

    想到尊上的密令,巫迴唏嘘不已,直为紫云仙子惋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19826文学26661小说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