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玄幻魔法 > 定江山 > 正文 “只有回到咱们家来,我才觉得是堂堂正正的。”
    除夕那天,因为宁衍事先便说了要一切从简,所以场面办得并不太大。

    除了晨起的祭年之外,宫中的午宴也开得很早,宁衍陪坐了一会儿,该赏的赏了,该夸的夸了,又带着宴上的重臣意思意思看了会儿歌舞,便在彼此心照不宣下推说酒醉难受,早早退了场。

    今年除夕,宗亲们不在大宴之列,要等到初一初二才会分批入宫请安。阮茵不在宫中,宁衍少了许多应付命妇之类的琐事,所以等做完了宫宴,他便没什么事情要操心了,整个人都闲了下来。

    以往每年过年,上午祭年,下午开宴,总是从早到晚忙得不可开交,别说是偷懒,就是坐下来歇会儿都难。好在今年因战事免了许多面子上的东西,闲暇之余,宁衍也能松口气,好好琢磨琢磨“过年”事宜。

    虽然往年宁怀瑾除夕夜也大多会被他软磨硬泡地留在宫中过年,但今年却不一样,宁怀瑾好容易搬进宫,宁衍有心要私下里好好给他热闹一番。

    午宴上宁衍走得早些,宁怀瑾却不好跟他前后脚离开,又在宴上陪了有约莫一个时辰,才动身从临华殿那边绕了个原路回紫宸殿。

    宁怀瑾当初在朝上冠冕堂皇地说完那番“肺腑之言”,没过两天就大包小包地搬进了宫。他名义上是住在临华殿,然而进宫后连临华殿的门都没摸着,就被何文庭客客气气地连人带东西“打包”到了宁衍这。

    但宁衍做事仔细,已经先前将宫内的人从上到下梳理了三遍,留下的都是嘴严乖巧的心腹,一个个恨不得当值时把眼睛耳朵都扔在外面,绝没有敢跟外头走通消息的。

    饶是如此,宁衍依旧不大放心。当初在南阳府假死的“玲珑”换了张脸,改名叫“晨露”,像秦六一样被宁衍调到了明面上,替他管着紫宸殿内外这些侍女。

    有何文庭和她在,现在宁衍宫里说句铁桶都不为过。

    宁怀瑾回来时,宁衍已经换了一身轻软的便服,正守着个熏炉烤手,他膝上窝着一团白花花的什么,远远瞧着像是个大毛绒球。

    “怎么才回来。”宁衍摆弄着手里的暖炉,正将香片往手炉缝隙里塞,听见他进门的动静,头也不抬地说:“我都等了好一会儿了。”

    “郑绍辉被他们拖着敬酒,我给他解了个围。”宁怀瑾接过侍女递来的温热手巾擦了擦脸,说道:“那边方才散席,前些日子下了雪,路上还滑着,我将几个岁数大的老臣打点好了才回来的。”

    “辛苦皇叔了。”宁衍终于成功地将香片塞进了加热的铁片上,笑着放下手里的银钎子,拍了拍手上的浮灰,说道:“除夕嘛,他们难免忘形一点,方才席上要不是我躲得快,恐怕他们得挨个敬上一轮酒。”

    宁衍说话的功夫不免动了动身子,窝在他腿上的那只大毛球似有所觉,慵懒地打了个滚,露出了一点粉嫩的耳尖。

    宁怀瑾这才发现,这是出征前宁衍总抱在怀里那只小貂。

    当时那貂瘦瘦长长,加上尾巴也不过小臂大小,结果在兽坊养了两年,现在简直令人刮目相看,瞅着比暖手的套筒小不到哪去了。

    “你怎么把它找出来了?”宁怀瑾奇怪地问。

    “这怎么能不抱回来。”宁衍拎起小貂在他面前晃了晃,狡黠地眨眨眼睛:“这可是咱儿子,论先来后到,阿靖还得管它叫哥哥。”

    宁怀瑾:“……”

    那小貂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闻言歪了歪脑袋,还冲着宁怀瑾舔了舔爪子。

    宁怀瑾:“……”

    恭亲王哭笑不得,只觉得这句话简直没有一个字儿正经,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他什么是好。

    “别傻站着了,怀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19826文学26661小说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