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 虚空集 > 错乱II(谢哥线)
    谢哥和温栗可以说是过命的交情。

    温栗打小硬得跟钢刃似的,母亲是个被包养的婊.子,她麻木地看着不堪目睹的暴力和赤.裸裸的性,看着未婚怀孕的少女和肮脏的死畜的魂灵。她眼里的世界本就是个屠宰场。

    她父亲的原配也知道他外边有人,原配生不出孩子,她母亲又在她初二的时候给他父亲生了个小儿子,这才顺道连她一块儿认了回家。她亲生母亲拿了三百万就不见人影了。她父亲姓黄,原本她叫黄莉,后边认了她做女儿的原配把她姓给改了,姓温,只说是亲近。

    她好看,黑发跟云雾似的,脸蛋白净,眼睛里温山软水,穿着百褶裙裤拿着风琴包,里边放着三棱军.刺。初二那年她转学到第十五中学,市里响当当的败类学校。

    刚到没多久她就是出名的漂亮,是也出名的不怕死。不怕疼,惹事的混子看见她明明都疼得牙齿格格打战,也只是吐掉血痰,握住拳头聚力,抄起凳子直直朝人群砸过去,提肘重击,掌砍反劈,又快又狠地翻压带头小痞子的手臂,直接踩住他后背。

    “你猜猜我再用点力踩鞋跟侧边,弹出来的刺刀是什么牌子的?”

    小痞子吓得脸色惨白,冷汗直冒。

    “怕什么,”温栗钉着铁掌的皮靴踩到他肩胛上,逐渐施压,“大家玩玩而已嘛,颈深动脉来两刀又不会死。”

    随后迅疾用力,对方手臂被卸掉时有极快的脆响,他生理性的泪水不停地滚落,疼得根本发不出声音。

    确认带头的彻底失去反抗能力,温栗才放手把他甩到地上,整理皱掉的外套。伸手想抹掉脸上的积灰,却把血带了上去,脸上留下深红的血色,仿佛凛艳的玫瑰。

    .

    口腔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温栗倒也不在意。让她觉得烦躁的是,这个点校门口的手抓饼早收摊了。

    她突然蹲下呕血,鲜血从指缝渗出,大概是伤到消化道或者肝胆之类,腹部在她放松之后疼得厉害。她暗骂了句“操”,开始觉得反胃,大概是因为恶心,没什么原因,活着本身就挺恶心的,又没多大点事。

    “玩深沉玩够了就给我起来。”谢骆林站在她身后,逆着光也看不清他的表情,“你跟我倔有什么意思,到头来还不是让我心疼?”

    谢骆林给旁边马仔使个眼色,让他去叫车,看着装死不出声的温栗,“你真有本事就拿你那把三棱刺往我心上来两刀得了。”

    温栗本来是在三中的,S市前十的学校,跟十五中隔了十五里。本来两人都住在东区,温栗坐地铁,谢骆林在公车站等她,两个人走过三条街回各自的家。温栗的父亲认她之后她就搬到了市中心,因为她母亲搬走了,终于靠着刚出生的儿子摆脱了噩梦。

    谢骆林没出声,只觉得温栗的苦日子该到头了,看她母亲搬走了寻思着也没人给她收拾行李,他想去搭把手,温栗把他帮忙叠好的衣服劈头盖脸全扔他脸上,只说了声“我不要了”。也不知道是不要什么,于是他安安静静地帮她把衣服放好,说句“路上小心”也就没回头。

    他本来以为两个人不会再有什么交集,温栗这个人本来就没心没肺,两个人都是,什么也不信,什么也不在乎。

    哪知道没到两周就在校门口路上看见她,蹲在地上看不清动作,她就是化成灰他都认得,这副样子看着就是被他仇家当他的人给收拾了。还是那狗样,硬得跟块石头似的,也不会服软,估摸着要是他不先出声,她就是休克了死垃圾桶边上都不吭声。

    妈的。

    谢骆林被她激得直骂娘,心脏鼓动得厉害,头脑也发热得厉害。

    “你非得这么驴我是吧?”谢骆林觉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19826文学格格党小说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