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渡难得睡了个好觉,却在翌日清晨被明济舟吵醒,同样颠簸四五日,他却像个铁打的人,丝毫不见疲态。

    来源长佩s://gongzicp.)</p>“这才辰时....”君不渡睡眼惺忪,有些不满地嚷嚷:“扰人清梦.... ”

    ”你都睡了多久了?还没够?”

    来源长佩s://gongzicp.)</p>趁着君不渡在床上犯懒时明济舟大步跨进他房内,一把推开了轩窗,孟冬的冷风呼呼地灌进房内,冻得君不渡裹紧了棉被。

    来源长佩s://gongzicp.)</p>然而明济舟的动作更快,直接掀起被角,将整张厚被提了起来。

    “你!”仅存的那点睡意消散的无影无踪,君不渡一向畏寒,现下更是冻得抱紧双臂不断呵气。

    来源长佩s://gongzicp.)</p>“既然醒了就穿衣服下床吃饭,一会带你去干正事。”明济舟说完,将浆洗干净的衣服扔给君不渡,放下棉被离开了。

    来源长佩s://gongzicp.)</p>

    君不渡还没反应过来所谓的正事到底是什么,甚至不太明白为何要千里迢迢地赶来庸城,不过既然自己受制于人,也不得不听命于他。

    “早知如此....  ”君不渡眼见明济舟已然消失在自己视线之外,几不可闻地嘟囔了句:“不如一走了之来得痛快。”

    来庸城之前明济舟就刻意隐藏了梼杌玉佩一事,连君不渡也云山雾罩,人都被拐到了庸城还不知为何而来,梼杌玉佩被明济舟攥在手中,握的时间长了也渐渐温润起来,反正立时三刻也解释不清,等寻到了宝鉴玉铺再向他解释也不迟,明济舟虽是这样想,可牵着马在庸城的阡陌巷道里寻了将近一个时辰,也不见玉铺的招牌。

    “明济舟你到底在找什么?”君不渡嚼着块甜杏干骑在马上,左半边脸鼓鼓囊囊,连说话声音都不甚清晰。

    二人离开驿站之前明济舟便让君不渡也牵着马,可他偏说那牲口脾气躁得很,动不动就要尥蹶子,死活也不愿牵着,这下可好,才走了一个时辰不到君不渡便嚷嚷着走不动了,非要骑上明济舟的马。

    本以为明济舟又要呛他几句,却不料这次他突发善心,竟然真的愿意给君不渡牵马。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庸城吗?”

    来源长佩s://gongzicp.)</p>“我怎么会知道?”

    “我在找全卧房里发现了这个。”言及此处明济舟将手中攥得温热的梼杌玉佩送到君不渡眼前。

    “这是....”君不渡本无心听明济舟长篇大论,对着他递上来的物件也只是随意瞥了一眼,可就这中宵惊电般的一眼,君不渡便似被勾了魂一般,直直盯着安然躺在明济舟手心中的梼杌玉佩。

    手心被暖热的指头轻轻一触,那块玉佩便被君不渡捧在了手中,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若晨文学百度云小说大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