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由这一声,随之炸起的尽是顶级Omega的发q预警,尾椎向上滋长的绵软,瘫软于床,眼角的嫣红再次显现,红晕蔓延至各关节,低声呢喃喊着对方“简…简哲远。”

    “我在,你别动。”简哲远在对方散发出信息素的同时锁上了房门,将人抱进怀里,并释放着自己的信息素。

    松柏坚贞不渝的特性,立严冬而不衰,且四季常青的耐寒能力不容小觑,强忍着本能反应的控制,安抚着不可自行处理问题的小家伙,“别乱蹭。”压声讲道。

    “我要……”陆念将眼眶打转的泪珠拭于简哲远的肩颈,被人揉捏着腺体,浑身酥麻感难耐于发q之绪……理智渐儿消散,jīng虫逐渐占据主体,刺痛转瞬即逝,赤身沉浸在松香的层层包裹,环绕间竟是熟悉的松柏香。

    幼年熟稔的玩伴就在跟前,清秀的五官褪去了儿时的稚气却唯独不变的仍是引人瞩目的焦点,渐渐褪淡的诱红,双腿未屈,腰际由Alpha强搂着,企图挣扎也是无济于事。

    被Alpha标记后的Omega标记后基本由Alpha善后,腿软发虚等状况更是不言而喻,更何况现在是顶级配顶级,在Omega强势的同时,也同样综合着软糯的发q时的状况。

    趋近于瘫软的陆念被抱到床上躺着,被本能的催促下,竟将对方压制于墙壁,主动献吻——

    嘭!

    羞耻感犹如滔滔江水般强势袭来,不自然潮~红再一次出现,脑颅里杂乱无章的是自己主动亲吻和被强拥标记的画面,这,太难熬了!

    陆念侧过身子面朝墙,雪白的被子盖过头顶,热气腾腾的呼吸无一不是在提醒自己刚才的事情多真实。

    陆念看着检查报告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刚被标记完身体也早已吃不消了,迷迷糊糊睡了一个多钟才醒来,索性简哲远也没有任何怨言,在一旁替他碾好被角,在手机上重新了解一番顶级Omega的相关事项,先提前预习,一般课堂并不会怎么讲顶级性别的相关知识,顶多就是一提,毕竟这种性别的人,万百来个只有一个的存在,实在没必要人人了解。

    简哲远可不指望陆念自己会做好这些功课,毕竟是个手上拿着手机,却在别人口袋里翻自己手机的憨包崽。

    说到底,陆念对于自己的Omega性别任然处于被动状态,懵懵懂懂当了17年的未分化Alpha,现在告诉自己是Omega,还……顶级?

    离学校下午放学还差不到半小时,现在已经被临时标记,也不差这小半会儿去医院买抑郁剂,身上饱含着简哲远的信息素,心烦意燥的把早已经冷掉的串串吃掉,内心徘徊着:怎么烤串也有(混合味的)信息素!!!

    “想去哪里玩嘛?”怎么说简哲远也两年多没回来了,对这的熟悉程度也略有缺失,带着刚才某人救了自己的态度,尚且就带他出去玩。

    “没有。”

    “那就不去呗。”良心被狗吃了,愤愤不平的把最后一口烤肉给吃完,感觉自己的脸被人拍响了一般不爽“你他妈的……信息素真难闻。”

    简哲远脚步顿了顿,双眸冷寒的沉下,盯着对方的眼睛,不自觉脱口而出的陆念心虚的撇开脸,后脑勺恨不得写上:‘与我无关’四个大字。

    回了教室早已经打了下课铃,“陆哥,你才回来啊!”沈颂扬挂在陆念,“诶?哥你怎么贴抑郁贴了?”

    由于某人气息过于强烈,我可以这么告诉你嘛?!不能!“好看。”

    “好看?”不就云南黑药创可贴模样的布料嘛,好看……陆哥的审美我不懂系列的摇摇头,“你怎么和简哲远待在一起了?”

    “没什么,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若晨文学百度云小说大河小说